杂诗二首(曹丕诗作)

编辑:期货配资 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6-03 19:54:41
编辑 锁定
同义词 杂诗·西北有浮云一般指杂诗二首(曹丕诗作)
《杂诗二首》是魏朝开国皇帝曹丕写的一组五言古诗。这两首诗都是游子诗,写游子客中思归之情。第一首诗以情景交融的笔法,描写了游子对家乡的深切思念的苦情。秋夜寒风,冷月白露,草虫悲鸣,孤雁南翔,诗中的一景一物都深深染上了凄凉的色彩,烘托出一个萧瑟悲苦的意境。作者把游子放在萧瑟的秋夜背景中,缠绵往复地写出了游子的彷徨愁苦和忧伤。第二首诗以浮云喻游子飘泊流离的人生遭遇。前六句以比兴手法写游子身不由主流离他乡,后四句抒写他滞留异乡惴惴不安的心情。全诗语言朴素自然而带感情,比喻贴切,情景相生。[1] 
作品名称
《杂诗二首》
创作年代
三国魏
作品出处
《文选》
文学体裁
五言古诗
作    者
曹丕

杂诗二首作品原文

编辑
杂诗二首
其一
  漫漫秋夜长,烈烈北风凉1。
展转不能寐2,披衣起彷徨3。
彷徨忽已久,白露沾我裳。
俯视清水波,仰看明月光。
天汉回西流4,三五正纵横5。
草虫鸣何悲,孤雁独南翔。
郁郁多悲思6,绵绵思故乡。
愿飞安得翼,欲济河无梁7。
向风长叹息,断绝我中肠8
  其二
  西北有浮云9,亭亭如车盖10。
惜我时不遇11,适与飘风会12。
吹我东南行,行行至吴会13。
吴会非吾乡,安能久留滞14。
弃置勿复陈15,客子常畏人16[2] 

杂诗二首注释译文

编辑

杂诗二首词句注释

  1. 烈烈:风吹过之声。
  2. 展转:展同辗,指睡觉时翻来覆去。寐:入睡。
  3. 彷徨:徘徊,犹豫不决,心神不定。
  4. 天汉:指银河。西流:指银河由西南转而向正西流转,表示已是夜深时分。
  5. 三五:指星。三指心星,五指噣星。
  6. 郁郁:苦闷忧伤。
  7. 济:渡。梁:桥。
  8. 中:同“衷”。中肠:谓腹中之肠,喻愁苦之甚。
  9. 浮云:漂浮的云。
  10. 亭亭:耸立而无所依靠的样子。车盖:车蓬。
  11. 时不遇:没遇到好时机。
  12. 适:正值,恰巧。
  13. 行行:走了又走,这里是极言漂泊之远。吴会:指吴郡会稽郡,今江、浙一带。
  14. 滞:停留。
  15. 弃置勿复陈:此为乐府诗套语。弃置:放在一边。陈:叙说。
  16. 畏人:言客子力单,怕被他人所欺。[1] 

杂诗二首白话译文

其一
漫漫的秋夜多么深长,烈烈的北风吹来正凉。
躺在床上辗转不能睡,披衣而起徘徊在前堂。
徘徊不定时光忽已久,白露渐渐浸湿我衣裳。
俯视池中清水起微波,仰看空中皎皎明月光。
心星噣星排列呈纵横,银河转而流向正西方。
草虫的叫声多么可悲,鸿雁孤独地向南飞翔。
内心闷闷不乐忧愁多,连续不断地思念故乡。
想要高飞何处得双翅,想要渡河河面无桥梁。
面对长风而微微叹息,忧思不尽断我腹中肠。
其二
西北天空有一朵浮云,耸立无依形状如车盖。
可惜浮云没遇好时机,恰巧与突起的暴风遇。
暴风吹我飘行到东南,南行来到吴郡会稽郡。
吴会二郡不是我故乡,如何能够在此久停留。
抛开忧愁不必说其他,客子身居异乡畏人欺。[3] 

杂诗二首作品鉴赏

编辑

杂诗二首文学鉴赏

用“杂诗”做题名,开始于建安时期。《文选》李善注解释这一题名说:“杂者,不拘流例,遇物即言,故云杂也。”也就是说,触物兴感,随兴寓言,总杂不类。所以,题为“杂诗",等于是无题,赋物言情,都是比较自由的。曹丕这两首杂诗则是抒写他乡游子的情怀。
建安时期风气之一,是诗人喜作代言体诗。即揣摩客观人物的情怀代其抒情。曹丕是其中突出一个,如他的《于清河见挽船士新婚与妻别》是代新婚者抒情,《寡妇诗》是代阮璃的遗孀抒情,《代刘勋妻王氏杂诗》是代弃妇抒情。《杂诗二首》也属于这一类,不过是代游子抒怀而已。它的高妙在于能真切地抒写出他乡游子的情怀与心境,其中自不妨有作者自身的感受,却并不限于作者一身,这是与自抒己情的抒情诗不尽相同的。
第一首的主要特色在善用赋笔,也就是善用白描的手法写情。诗人先不点明主题,开篇用了整整十二句诗,即占全诗三分之二的篇幅,着意描写主人公夜不安席、徒倚彷徨的情态。诗人将主人公置于秋夜的大背景中,用环境的丰富拓开一介广阔的描写空间,得以从容落笔,淋漓写情,整个画面情景相生,气氛浓郁。
诗从季节、辰侯发端。 “古诗云:“愁多知夜长”。思心愁绪满怀的人最不耐长夜的煎熬,而飒飒秋风自又分外增一层凄凉之感。首二句表面看来纯系景语,实际其中已隐含一愁人在,与三、四二句水乳交融,这是行笔入神的地方。人未见而神已出,全在诗句中酝酿的一种气氛,妙在虽不明言,却真切可感。三、四两句接着写出主人公心神不定,辗转难眠。五、六两句写主人公的思怀太深沉了,太专一了,竟然感觉不出时光的流逝,不知已徘徊了许久时间,露水都把衣衫沾湿了。虽只两何诗,却极传深思痴想之神。他低头游目,只有清澄的池水在月色下滚动鳞鳞的波光;仰头纵观,也无非明月当头,夜色深沉,银河已向西倾颓,寥廓的夜空上镶嵌一天星斗。第七至第十这四句诗笔笔写景,却笔笔无不关情。主人公那一种百无聊赖、寂寞孤独之感,直从字里行间泛溢出来,与开端两句同样具有以景传情之妙。“草虫鸣何悲,孤雁独南翔”,恰在此时此境,又是秋虫的阵阵悲鸣送入耳鼓,失群的南飞孤雁闯入眼帘,无不触物伤情,频增思怀愁绪。整个这一大段,以悠然的笔调一笔笔描来,情景如见,气氛愈酿愈浓。
经过上面这一段高妙笔墨的描述,主人公思深忧重的情态已如在眼前。这时诗人才将笔头轻轻掉入主题:“郁郁多悲思,绵绵思故乡。”二句便有千钧之重。这力量不是来自两句直述语本身,而是来自前面那一大段精采的铺垫描写。那深愁难遣、寝息不安、孤寂无聊的形象,已把乡思推到了极点,因而使这二句平淡的叙语具有了画龙点睛的妙用,与前面的情景相映益彰。由此也可以悟出古诗章法的奥妙。诗人并没有就此打住,继续从欲归不能这个侧面展拓一笔:“愿飞安得翼,欲济河无梁。”强烈的归乡愿望,更反衬出乡思的深浓。而还乡无望,把主人公推入更深的悲哀,因而只有向风长叹,肝肠断绝了,这个结尾余味悠然,余情袅袅,颇有余音绕梁之妙。
第二首诗与前一首虽然都是写游子题材,却截然不同。在艺术表现上,前一首多用赋笔,这一首则多用比兴。在思想内容上,前一首着重抒写他乡游子的缠绵深挚的思乡之情,这一首则着重表现游子身处异乡的不安之感。适应这一主题的需要,前六句运用比兴的手法突出揭示了游子身不自主流落他乡的情势。诗人将比兴运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,贴切传神,韵味浓郁。开端二句便奕奕有神:“西北有浮云,亭亭如车盖。”一朵飘摇不定的浮云本就与游子的处境极其切合,车是古人主要的交通工具之一,浮云形似车盖,又分外增一层流移飘荡之感。下面每两句一层,层折而下,把游子流落他乡的遭际写得笔酣墨饱。“惜哉时不遇,适与飘风会",浮云本难滞定一方,却又命乖时舛,恰与突起的狂风遭遇。飘风,暴起之风。以浮云遭遇狂风表现游子为情势所迫不得不奔走他乡,可谓形景切合,情理自然。因受飘风鼓荡,一去便千里迢迢,远至东南的极点了:“吹我东南行,行行至吴会。”句中没有一个感叹字眼,却有千回百转无限伤怀之味,“行行至吴会",无字不含远飓怨尤之意。这六句诗笔在浮云,意在游子,形象鲜明,意蕴沉深,耐人玩味。古人说诗写得好,要“意象俱足”,这几笔足以当之。
开篇这六句诗中饱含对命运的哀怨。这哀怨固然来自游子飘泊之感,然而在这首诗中尤其是来自他乡难以驻足的怨愤。这就成为下文写游子异乡不安之感的先行之神。诗歌运笔前文能成后文先行之神,便前后关锁紧密,境界浑融,意浓味足。因此下文落笔便较为轻易了:“吴会非我乡,安能久留滞“。吴郡、会稽这两个地方不是我的家乡,怎么能长久呆在这里!虽只是一种态度决绝的声音,这声音的背后却不知含有多少怨苦与愤懑。妙在千言万语已经涌到嘴边,却没有一宗宗倾诉出来,而只化为一句决绝的声音,表现出极其复杂的感情,饶有余味。末二句用了同样的手法:“弃置莫复陈,客子常畏人。”丢开不要说了,作客他乡是不能不“常畏人”的。游子驻足他乡,人地两生,孤立无援,落脚与谋生都不能不向人乞求,看人眼色。这极为复杂的感受只用“畏人”二字表现出来,有含蕴无穷之感。
异乡不安之感,也是游子歌咏的老主题。《诗经·王风·葛藟》说:“谓他人父,亦莫我顾。”“谓他人母,亦莫我有。”“谓他人昆,亦莫我闻。’’写尽了游子处他乡求告无门的境遇。汉乐府《艳歌行》中所写流宕在他县的兄弟几人要算遭遇较好的了,碰到个热情的女主人还为他们缝补破衣服,但已遭到男主人的猜忌与斜眼,害得他们不得不表白:“语卿且勿眄,水清石自见。”不过曹丕这一首没有像《诗经》、汉乐府那样,做某些细节的具体描绘,而是全用高度概括的笔墨,发挥虚笔的妙用。写得虚了,似乎说得少了,实际上概括得更深广,启人想象股市价值 ,包蕴的内容更丰富了。虚、实各有其妙用,艺术的辩证法总是如此。[4] 

杂诗二首名家点评

陈祚明(《采菽堂古诗选》卷五):(“漫漫秋夜长”篇)景中情长。(“西北有浮云”篇)二诗独以自然为宗。言外有无穷悲感,若不止故乡之思。寄意不言,深远独绝,诗人上格也。”
王夫之(《船山古诗评选》卷四):(“西北有浮云”篇)风回云合,缭空吹远。子桓《论文》云‘以气为主’,正谓此。[3] 

杂诗二首作者简介

编辑
曹丕(187年-226年)即魏文帝,三国时魏的建立者、文学家。字子桓,
曹丕画像 曹丕画像
曹操次子。沛国谯(今安徽省毫县)人。初为五官中郎将,曹操死后,嗣位为丞相魏王。建安二十五年(200年)代汉即帝位,建立魏王朝,在位七年,谥文帝。他的诗学习民歌的各种体裁,形式多样,笔调细腻,格调清新,语言明白自然。他的《燕歌行》是现存文人作品中较早的完整的七言诗,《典论·论文》是开综合地评论作家作品风气的重要作品。有《魏文帝集》。[2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殷义祥.三曹诗文选译魏晋南北朝:巴蜀书社,1990年:50-52页
  • 2.    汪业芳 肖志清.历朝怀远思乡诗.北京市:华夏出版社,2000年:22页
  • 3.    傅亚庶.三曹诗文全集译注.长春市:吉林文史出版社,1997年:297-299页
  • 4.    李景华.三曹诗文赏析集:巴蜀书社,1988年:71-76页